深圳網站建設
十年品牌建站公司
開啟企業移動互聯網營銷新時代
18175863383
275194004
     最新動態
深度丨想建互聯網醫院?先搞清楚這10個問題
來源: 本站   類別:最新動態       閱讀: 4015    時間:2016-12-14
為什么要建互聯網醫院?怎么拿到互聯網醫院的牌照?建互聯網醫院需要多少錢?建什么類型的互聯網醫院?什么樣的醫院適合作為線下依托?建幾家互聯網醫院?去哪建互聯網醫院?找誰來當互聯網醫院的院長?患者源從哪來?誰來買單?

在2016年即將結束之際,互聯網醫院“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地成為互聯網醫療下半場的小高潮。各路豪杰直撲互聯網醫院的戰場。

先明確一下,本文所指的互聯網醫院有兩個前提:一是能夠提供線上線下閉環服務,二是可以實現跨區域連接

一開始只是微醫、好大夫、阿里健康、春雨這樣的“互聯網醫療準巨頭”型選手入場,而后延伸到更多信息化公司、藥企、醫藥電商公司等。再如今我們看到越來越多有一定醫療資源背景的公司在摩拳擦掌。而另一方面,互聯網醫院的政策條件尚未齊備,各省市也是按照當地的情況進行審批。

這實際上形成了一個小窗口期。參照醫藥電商的發展歷史,如果能在相關政策出來之前就已經完成互聯網醫院的建設,那么極有可能成為首批被政策認可的互聯網醫院。

所以,大家紛紛希望搶占這一賽道,但是,到底怎么建一家互聯網醫院呢?

為了得到答案,我把這個問題拆分成10個小問題,咨詢了目前活躍在互聯網醫院市場上的幾家公司負責人:微醫集團創始人廖杰遠、好大夫在線創始人王航、39互聯網醫院執行院長龐成林、烏鎮互聯網醫院院長張群華、康康慢病互聯網醫院創始人曾明發、百洋集團創始人付鋼,以及想要加入互聯網醫院戰局的醫界老兵醫諾CEO于志國

直接上菜。

丨第一個問題:為什么要建互聯網醫院?

誠然,遠程醫療是中國未來發展的趨勢,國家層面在大力推動分級診療、家庭醫生等相關政策,美國也有一定的發展經驗可以借鑒。但對于企業來說,這些還不足以成為建設互聯網醫院的充分條件。

從現有的經驗來看,大多數互聯網醫院的建立都和公司既定的戰略發展相契合。如好大夫做互聯網醫院醫院的初衷是盤活平臺上優質的醫生資源,并實現自身收入的指數級增長。康康慢病互聯網醫院則是聯手上市藥企以嶺藥業,通過構建慢病服務閉環從源頭抓住核心患者。

醫諾CEO于志國做過軍方三甲醫院副院長,也分別做過二級綜合、三級綜合和三級專科醫院的院長,曾在北大就讀EMBA,未來希望創立獨立品牌的中西醫館。他的想法也具有一定代表性,“我們現在有線下的門診部,加上互聯網醫院的布局之后可以提升服務半徑、完善診后的健康管理”。

百洋集團創始人付鋼則對億歐這樣解釋做菩提云醫院的初衷:頂級大醫院的虹吸效應使得醫療資源分布不均的現象愈發嚴重,如果想要解決這一問題就需要實現“三醫分化”,即醫院、醫生、醫院信息系統三者分離。這就需要第三方的商業公司來承擔布局醫院信息化的使命。目前菩提醫療對于醫院的信息化建設都是免費鋪設,百洋集團可以通過產業化布局消化大部分的投入成本和進行變現,“這不是一般互聯網公司能做的事”。

微醫的布局似乎更為長遠。廖杰遠告訴億歐,微醫已經聘用了國際頂級的AI人才,并且在硅谷設立相應的團隊。不難想象,未來如果全國微醫互聯網醫院形成一張大網,按照目前微醫對外表述“可以實現數據互通”的效果來看,未來微醫很有可能會在人工智能方面有所突破。最直接的應用就是“智能分診”。但這樣的做法也不是沒有阻礙,如何從醫院處獲得更多的結構化病歷?是否有足夠的病歷數量來“訓練”人工智能?這些都還是待解決的問題。

丨第二個問題: 怎么拿到互聯網醫院的牌照?

你可能要失望了,事實上并沒有這樣一個牌照。從目前超過40家互聯網醫院的情況來看,要么是通過PPP模式和政府達成共識;要么是自己建了平臺,冠以“互聯網醫院”的名字。

醫諾CEO于志國告訴億歐,現在部分省市的工商部門可以審批帶有“互聯網醫院”字樣的公司,如廣州、烏鎮、海南、海口、銀川、貴陽、黑龍江、山東、西安、河南等。“我們準備先拿到工商部門的執照,再向衛計委申請。”

前期平臺標準不一可以理解,而現在互聯網醫院的新標準已經在制定當中,新入局者最好按照現有的默認標準來建設。

主要是三個建設互聯網醫院的前置條件

首先,必須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也就是說,你必須得有一家醫院。好大夫自建的醫療機構,其許可只能用于線上診療;而一般醫院拿到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是線上線下診療可以通用的。想拿到后者可以參考的方式是和醫院合作,掛靠醫院取得資質,如微醫寧夏互聯網醫院。此外,還需要有醫師執業許可、多點執業備案等,保證互聯網醫院的合法性。當然,還需要注意各省市之間不同的規定。

例如,好大夫的銀川智慧互聯網醫院中,完成多點執業備案手續并在銀川智慧互聯網醫院合法執業的醫生已達到1萬人。但在邀請知名兒科醫生崔玉濤到銀川多點執業的時候遇到了些麻煩,因為北京允許醫生有5個執業點,而銀川只允許3個。

其次,必須有強大的IT能力,能夠實現流暢視頻會診,遠程病例資料有效傳輸,精確分診、電子處方等。同時必須從技術方面保證信息安全和隱私不被泄露。

廖杰遠告訴億歐,微醫的平臺是按照公安部最高安全等級要求做出來的。現在微醫的數據中心是除了支付寶之外,第二個有網監直接派駐警務室的數據中心

第三就是有全職專業的服務團隊,協助醫患溝通,做整個的服務流程和質量控制。這也是廖杰遠最為看重的微醫核心優勢之一,廖杰遠表示,截至2016年12月,微醫平臺上已經有7200組專家團隊,同時有全國1.2萬人的團隊助理幫助患者做精準匹配。

確定三個條件都能達成之后,你還要找到當地政府愿意支持你的原因。能否通過一個互聯網醫院把一個地區的政策管理、衛生體系和社保體系打通,實現各縣市醫院的網上問診?這可能會決定當地政府是否同意審批。

如果這些問題都解決了,那么核心問題來了,到哪里去找誰來審批呢?對此我只能說,請重點關注參加各互聯網醫院成立儀式的領導們,我也只能幫你到這了。

丨第三個問題:建互聯網醫院需要多少錢?

互聯網醫院的模式有輕有重,投入方向有所不同。

比如好大夫在線和康康慢病互聯網醫院,為了能夠有醫療機構的資質,專門向有關部門審批了一家醫療機構。不過他們的醫療機構更準確的說法其實是“運營中心”,里面沒有大型的醫療設備和病床。粗略估算起來,建設這樣一個互聯網醫院投入應該幾百萬就夠了。

微醫的重投入則體現在技術層面。廖杰遠告訴億歐,微醫建設這一套互聯網醫院的花費大概在2.7億元,其背后有500名工程師支撐這一體系。所以微醫在落地寧夏互聯網醫院的時候,前后只用了10天左右的時間,這一方面得益于寧夏地區的醫院之間本身已經形成了一定的數據互通,另一方面得益于微醫已經固有的技術架構,能夠很快接入到寧夏互聯網醫院,所以單個互聯網醫院建設的邊際成本大幅降低。

從39互聯網醫院的經驗上來看,朗瑪信息斥資1.55億元買下貴陽市第六人民醫院66%的股權,近期又擬募資6.5億元用于貴陽六院的擴建。從這樣的線下投入來看,確實不是一般公司能夠玩的起的。

丨第四個問題:建什么類型的互聯網醫院?

目前的互聯網醫院中大家普遍針對的是“復診患者”,其中更有一定比例是“專科互聯網醫院”,比如39互聯網醫院的疑難重癥。目前我知道的還有精神專科、腫瘤專科的互聯網醫院也在籌建當中。

我認為主要有兩點判斷參考:一是要判斷自己的優勢適合建立什么樣的互聯網醫院,二是要明確建立互聯網醫院的目的。整體來看,慢病和重癥的確是兩個主要的方向。

龐成林認為:無論是專科或是綜合,無論是輕問診、復診或是疑難重癥二次診斷,無論是院前急救、院中診斷或是院后隨訪慢病管理,把一件簡單的事情做到極致,都能夠有機會做出成績。就像在美國,無論是大城市的大醫院、小城市的小醫院,還是非公立診所、護士中心、康復中心,都有做到在該領域全美排名領先。

丨第五個問題:什么樣的醫院適合作為線下依托?

對于沒有醫院資質的公司來說,只有三條路可以走:自建,收購,合作

自建理論上需要比較大的投入,但好大夫在線走了一條小成本的自建方式。即自己建立一個民營的醫療機構。這樣的好處是受到來自政府層面地約束會小一些。難點在于,如何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模式說服當地政府,進行“特事特辦”。

第二種情況是收購,目前只有少數的產業資本背景的公司才有收購的經濟實力。39互聯網醫院就是把貴陽六院收購之后,再進行改制。

第三種比較普遍的情況是,和公立醫院進行合作。對于頂級三甲醫院來說,他們本身不缺患者,醫療服務能力也有限,所以除非你能提高他們原有工作的效率,帶來“優質”患者,否則他們的合作參與度可能會非常低。對于普通公立醫院來說,服務量尚未飽和,他們對于合作的意愿可能會更強,但品牌效應不足。所以目前和各互聯網醫院達成合作的三甲醫院一般是三甲里中等或中下等的醫院

通常PPP模式的做法是,由政府和公司共同成立一家醫院管理公司,旗下就有一家醫院。比如,烏鎮互聯網醫院所隸屬的烏鎮互聯網醫院(桐鄉)有限公司就是由掛號網占90%的股份、桐鄉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和桐鄉市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間接持股10%而設立的。

這種情況下的問題在于,如果在產權方面沒有搞清楚,政府如果認為試點效果不佳,什么時候想要收回資質,企業將可能面臨承受所有的損失。公立醫院的使命是要服務最基本的公共衛生,這可能導致公司沒有辦法在有巨大溢價的細分領域做深耕。

丨第六個問題:建幾家互聯網醫院?

理論上,互聯網的服務能力是可以覆蓋全國。實際上看,39互聯網醫院還有一個“兄弟”叫貴州互聯網醫院,微醫集團旗下則已經建立了17個互聯網醫院。

曾明發的觀點是:建立一個互聯網醫院就好。“我認為互聯網醫院不應該每個省都切入。把一個點做透就很不容易了,面鋪廣了之后很難精細化運營。一不小心就容易成了爛尾工程。”

那為啥要還有人選擇建立另外的互聯網醫院呢?

龐成林的觀點是,兩家互聯網醫院所服務的人群和運營體系完全不同,所以需要兩套班子來搭建。貴州互聯網醫院的落腳點是社區衛生站,主要是解決慢性疾病管理和簡單的疾病,而39互聯網醫院針對的是疑難重癥,需要進行精確的分診和會診。

廖杰遠則考慮到醫保報銷的問題,“四川已經開始醫保報銷的試點,未來很有可能成為主要的支付方之一”。

丨第七個問題:去哪建互聯網醫院?

根據億歐粗略統計,截至2016年12月,全國已經有超過40家互聯網醫院。其中,廣東、浙江、貴州是互聯網醫院落地較多的省份。

那么新入局者應該選擇什么樣的地點去建立互聯網醫院呢?

最主要的考量有兩個:一個是自身資源,另一個是當地政府的支持力度

像烏鎮互聯網醫院、荔灣七樂康互聯網醫院、39互聯網醫院、菩提醫療云等絕大多數都是因為籌建公司自己的主要資源都在當地,比較容易操作。

另外像好大夫的銀川智慧互聯網醫院、四川微醫互聯網醫院等建立的主要原因是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四川省政府把2萬平米的院區交給微醫,現在已經被建設成四川醫師的多點執業中心、四川家庭醫生的技術支持中心,跨學科的會診中心”。廖杰遠如是說。

四川的特殊性在于,四川省省長尹力是原衛生部副部長,國家食藥監局的副局長,因此他對于互聯網醫療的理解相應會更加深刻。當然其他地方也有很好的政策環境,比如貴州。

龐成林認為,“現在的互聯網醫院是百花齊放,各自探索,在哪里都有成功的可能,需要結合對方資源優勢去考慮,有的地方你想去也未必去的了,需要你的優勢和當地資源匹配”。

丨第八個問題:找誰來當互聯網醫院的院長?

建立互聯網醫院必須有專業的醫生和有醫院管理能力的人才。要有人能夠把線下服務的場景和邏輯搞通。

目前互聯網醫院的院長絕大多數都是醫生,部分還有實體醫院院長經驗烏鎮互聯網醫院院長張群華告訴億歐:“我曾經也困惑過,畢竟醫生和互聯網是兩個專業,能不能有很好的融合,后來發現,其實醫生的學習能力很強。我學習互聯網也兩年多了,我自己也是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學習MBA的課程,有一定的管理思維。”

還有一些地方是院長和執行院長并行制度,比如39互聯網醫院的院長是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教授、美國心臟學院院士霍勇,其執行院長是原輝瑞中國PCBU市場總監龐成林。龐成林認為,“互聯網醫院院長是對醫院、醫療、醫藥、互聯網技術和運營都要有深刻理解的復合型人才,所以我們設立了院長和執行院長并行的機制,互相作為補充。”

好大夫和康康慢病互聯網醫院則都還沒有確立院長一職,現在只有運營負責人。曾明發表示,“我們是一個工程項目,在貴陽主要做慢病整體的管理,不涉及醫院層面復雜的建設,只要有專業的醫生,能夠開藥就可以了。”

丨第九個問題:患者源從哪來?

患者來源可以分為線上來源和線下來源兩個層面。例如,微醫依靠掛號網的資源可以獲得一部分線上流量。根據微醫官方提供的數據,2016年11月微醫的日均UV約80萬。其中,移動端流量占比約80%。

更大的想象空間來源于線下。烏鎮互聯網醫院和39互聯網醫院的做法是,從簽約的地方醫院往上推患者。“39互聯網醫院的患者來源主要是幾個方面:縣域醫院的會診、貴州互聯網醫院的導流、百度等多渠道的導流等”。據龐成林透露,現在39互聯網醫院運營半年服務的患者量有700多例。相對的,憑借全國布局,廖杰遠透露微醫每天服務3萬患者,其中6000-8000例的會診患者在烏鎮互聯網醫院上被服務。

丨第十個問題:誰來買單?

目前自費仍然是主流,39互聯網醫院每次重癥二次意見的收費在2000元,目前全部由患者承擔。此外,公司也已經逐漸編輯出病人的病歷、隨訪資料、專家會診影像等。每個月到基層醫院播放20-30場,供醫生學習,這方面未來也會有潛在買單方出現。

除開自費,中國的醫保政策也在逐漸放開。廖杰遠對億歐表示,“四川發改委和衛計委已經發布了《關于制定互聯網醫療服務項目價格的通知》,對互聯網醫院的各個科目做出了詳細定價,同時把四川微醫互聯網醫院作為醫保的第一個試點。這應該是全國目前為止第一個醫保支持的互聯網醫院。” 此外健康險也是微醫在嘗試的一個部分,“去年的10億營收中有近60%是健康險創造的。”

平臺上的數據也有一定價值,比如通過大數據分析的服務為藥廠和科研單位提供支持等。

政府的補貼也是一個潛在的買單方。政府現階段在大力推進家庭醫生的落地。2016年6月,國務院醫改辦、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發展改革委、民政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共同發布了《關于印發推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的指導意見的通知》,明確提到“家庭醫生團隊為居民提供約定的簽約服務,根據簽約服務人數按年收取簽約服務費,由醫保基金、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和簽約居民付費等方式共同分擔。”微醫就是看準了這一市場。

還是回到第一個問題,為什么要建立互聯網醫院?

2016年的互聯網醫療像過山車,各種熱捧的概念逐漸回歸實際。互聯網醫院本是各家回歸落地之舉,如今也有“炒作過度”之嫌。所以現在還想入局的創業者要想明白這個問題,不要因為媒體或資本的追逐就貿然進入。

如果確定全力以赴,那么你唯一需要的就是抓緊窗口期、有效行動。畢竟當環境一片混沌,信息不明確的時候,還是要靠自己去摸索出一條最合適的路徑。


Copyright C 2004 - 2017 HTWL168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深圳市龍崗布吉大芬地鐵站C出口匯福花園  電話:18175863383   分公司:衡陽市解放西路鴻運數碼廣場  電話:18175863383
服務項目:深圳網站開發,深圳網絡公司,深圳建網站公司,深圳網站設計工作室,深圳企業網站制作  
千斤顶或更好电子